中国的核能供应在2050年增加到15%

时间:2019-03-25 08:41:03 来源:乳山信息网 作者:匿名



中国核电发展的政策是“战略必须努力确保安全,稳定,高效”。到2050年,核能将把中国的主要能源供应从目前的1.8%增加到目前的国际平均水平的15%。

“在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上同意《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后,中国在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基本停滞不前的核电将很快迎来重启。”近日,有关当局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透露,中央高层共识是:

“日本的核事故促使我们理性思考有关问题。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提倡关闭所有核电厂是不现实的,不符合各国的根本利益。在一些小国家,特别是核电比例较低,核电发展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逆转。但是,对于中国而言,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应该适当有效地发展核电,实现能源发展的现代化和多样化。

据介绍,在中央政府的部署中,核电的发展政策实际上并未发生很大变化,而是在稳步推进。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将把中国核电发展政策从“适度发展”调整为“积极发展”;国务院于2006年通过《核电中长期规划》; 2009年9月,胡锦涛主席代表中国政府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承诺,“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力争实现非化石能源,到2020年占一次能源消耗的15%左右。”

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安全高效地发展核电”; 5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的《“十二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明确要求开发核能等新能源,技术成熟,市场竞争力强。要掌握先进的核电技术,提高成套设备的制造能力,实现到2015年核电发展的自主权。到2020年,将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技术开发,设计和装备制造能力。数百万千瓦的核电。

“中国核电发展的政策是'战略必须努力确保安全,稳定,高效'。”国防科技工业局全国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叶其珍正在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在采访中,他特意说:“战略必须战”意味着在全球低碳发展的潮流下,掌握先进核能技术将成为核心竞争力的象征,核能将成为其中的高科技领域战略是必须的,有必要形成自主创新。核工业品牌力争在世界上实现战略竞争优势; “确保安全”是首先坚持安全,确保消除对公众健康和环境造成严重影响的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 “稳定高效”需要科学规划。有序推进将促进国内核电建设的规模,速度,质量和效率的协调发展。改革体制机制,加强和完善核电产业体系,安全监管体系和核电事故应急体系,努力实现中国核电的稳定,高效,可持续发展。“福岛核事故发生后,重塑和维护公众对核电的信心尤为重要。”环境保护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总工程师柴国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尽管发生了福岛核事故。但是,发展核电的动力并没有改变。核能为扩大能源供应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做出了重要贡献。关键是要从福岛核事故中吸取宝贵的经验教训,大大提高核电的安全,监管和整体安全。文化水平。

“发展核电是解决人类能源危机和环境危机的现实选择。核电发展应以现代人类中心主义为基础。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核电的发展有利于促进国家安全,能源安全,技术创新和环境保护。“国家核应急协调委员会专家,中国核电(北京)核技术应用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冯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直接描述了核电人类发展的实际需要。 “和平利用核能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首先,它让我们看到地球上化石能源逐渐枯竭后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希望。”

大国很难放弃核武器

“核电的积极发展是中国能源发展的战略选择。”叶启祯院士认为,中国的能源发展面临四个基本问题: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能源供需平衡;长期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造成的环境。 ,生态问题;西煤炭运输,北煤炭南运,西电东输的能源运输问题;能源供应安全问题取决于外国资源。

在能源供应方面,中国已成为2009年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目前,世界上60%的新石油是从中国进口的,中国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与此同时,中国的能源消费高峰尚未到来。如何确保国家能源安全是当前和长期需要解决的难题;在环境保护方面,中国被指责为目前的主要排放国之一,中国不仅面临发达国家的压力,也面临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压力。还探索了绿色发展和低碳道路。

解决能源安全问题和环境保护问题,核电是一个重要的现实方向。例如,叶其琛指出,核电链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仅为同规模煤电力链的1%左右。如果到2020年建成7000万千瓦的核电,年发电量将达到5250亿千瓦时,核电链中的二氧化碳年产量将达到7700万吨,燃煤电力链也将达到相同的水平。电量将排放6.8亿吨二氧化碳。发展7000万千瓦核电取代煤电,每年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6.73亿吨,占2020年全国排放总量的7.9%。冯毅还从经济方面讨论了核电的优势:第一,它不受燃料运输的限制。根据年度全功率运行300天计算,100万千瓦的压水堆核电机组每年需要补充30吨核燃料,运输量小。一个100万千瓦的燃煤发电机组每年消耗约300万吨原煤。平均而言,每天必须有一万吨,或三条40分钟的铁路货运列车将煤炭运往发电厂。运输负担非常沉重。

其次,发电成本很小。燃煤电厂和核电厂的运营和维护成本具有可比性,但燃煤电厂的燃料成本约占发电成本的40%,而核电厂的燃料成本则占约239%。虽然核电厂的建设成本是燃煤电厂的1.52倍,但燃料成本是长期因素,每千瓦时的成本一般比燃煤电厂低15%。

“核电是一种安全,清洁和经济的能源。它目前是一种可以有效替代化石燃料的高质量能源。”结合上述特点,冯毅表示,国际社会越来越重视全球气候变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在压力和压力下,积极推进核电建设是中国能源建设的重要政策。提升国家综合经济实力,产业技术水平和国际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从日本福岛核事故后美国宣布的能源战略计划中可以看出,美国应该保持其在核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小型模块化反应堆和核动力反应堆的研究,以及核聚变与核基础理论。保持研究领导力。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张国宝曾表示,“美国的核政策并不令人惊讶。这是大国应该做的事情。”

“核能不是一个简单的发电。它也与国家安全有关。它是国际政治和外交斗争的重要工具。它也是技术创新的重要推动力。它也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力量。整个行业的升级和国际竞争力的提升。“冯毅因此强调,核能的发展是一种民族意志。 [页]

核能仍然是重要的能源

“福岛事故极大地动摇了公众对核电安全的信心,各国核电的发展也蒙上阴影。核安全问题已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许多国家都在谈论核色更改'。”说。抵达福岛核事故现场的两位专家表示,尽管如此,世界主要核电国家的核电发展并没有根本改变。美国,法国和英国等老核电国家表示坚持核能发展立场,采取措施全面审查和评估核电厂安全,确保核能安全使用尽最大可能。

在日本福岛核事故一周年之际,世界能源理事会(WEC)于2012年3月9日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项题为“一年后福岛事故世界能源展望——”的核能项目研究报告。在本报告中,理事会对福岛核事故前后世界各国核能政策和计划的变化进行了研究和分析,并得出结论:

“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后,只有少数国家,如德国,瑞士,意大利,改变了对未来能源结构中核能持续发展的态度;在不断加强核领域的全球管理方面,几乎没有变化,但更加强调需要采取具体行动;未来的一项重要任务是宣传与核电技术,核安全,成本,效益和风险有关的问题。“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天野在福岛核事故一周年时表示,“核工业,国家监管机构和政府已根据从事故中获得的经验和教训吸取了实践经验教训。日本的福岛第一核电站。目前的核电比一年前更安全。“与此同时,世界能源理事会主席皮埃尔加多内说:“这份报告的明确结论是,核能仍将是未来的能源结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但前提是核安全和透明度继续得到加强“。

该报告还强调,目前全球约有50个国家正在运营,建设或考虑建设核电机组,全球正在建设的60多个机组主要分布在中国,俄罗斯,印度和韩国。

但是,福岛核事故对中国核电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随着国务院核电“四国”的颁布,它提出暂停批准新的核电项目,中国核电的大规模发展战略暂时搁置。谈到福岛核事故对中国的影响,冯毅说,这使得中国快速发展的核电基本停滞不前。例如,从长远来看,总装机容量为400万千瓦,总投资为400亿元。中国华能集团公司,中国核工业建设公司和清华大学的投资分别为50%,35%,15%。建造和运营的最先进的石岛湾核电站实际上已于2011年3月1日批准建设,但核电站的建设暂停至福岛核事故发生后10天。

事实上,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中国已经积累了一套完整的设备容量,设计,建设和运行能力达一百万千瓦的核电机组。根据冯毅的粗略估计,这次虽然有必要,但从近期和中期全球核电机组面临更新的背景来看,它也客观上推迟了中国核电进入国际市场的步伐。

核电是一项战略需要

在柴干眼中,福岛核事故也给中国带来了八个警告:进一步了解核安全的极端重要性和基本规律,提高核安全文化素养和水平;进一步提高核安全标准和设施本质安全水平;进一步完善应急机制,提高应急响应能力;进一步加强营运组织的管理,技术能力和资源支持能力;进一步增强核安全监管部门的独立性,权威性和有效性;要进一步加强核安全技术的研究和开发,依靠科技创新,促进核安全的不断进步和进步;进一步加强核安全经验和能力的共享;进一步加强公众宣传和信息披露。同时,应进一步加强核设施应对各种极端自然灾害的能力,加强重大事故的预防和缓解能力。

根据这一理解和判断,2011年3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有关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情况的报告,并决定对全国核设施进行安全检查。有关部门组织核安全,地震和海洋专家进行了41次行动,在建核电站,3座核电站,以及9个多月的所有民用研究堆和核燃料循环设施。全面的安全检查。综合安全检查得出的总体结论是,中国的核安全标准完全采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安全标准,核安全法规和标准体系符合国际标准。民用核设施在选址过程中充分展示了地震和洪水等外部事件。核电厂在设计,制造,施工,调试和运行的各个方面得到有效管理,整体质量得到控制。

叶其琛院士表示,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新核电站实施了世界上最严格的核安全标准,新核电厂的审查实施了中国核安全法规《核动力厂设计安全规定》(HAF102),增加了核安全目标的规模。包括核心熔化频率和大规模放射性释放频率。

HAF 102深入扩展了防御概念,需要考虑预防和减轻过度设计的基准事故和严重事故。同时,要求建立双层安全壳,实现放射性物质的双重遏制,还需要确定性和概率性事故分析和风险评估,制定相应的事故预防措施和严重的事故管理指南。目前的核电站主要基于第二代改进技术,整体性能优于国际同类单位。核心损伤频率和大放射性释放频率等关键指标接近三代核电水平。

从核电建设规模看,中国已经运营了15座核电站,装机容量为1257万千瓦;在建的26座核电站已安装2884万千瓦。到2015年底,可在建的在建单位,总装机容量将超过4000万千瓦。此外,尚未批准的5个单位已获批准,装机容量为422万千瓦;计划建设16个单位,总容量1850万千瓦;正在谈判的项目共有2个单位,总容量为160万千瓦。

在中国启动核电安全检查的同时,相关智库也在谨慎审视中国的核电发展道路,并根据中国的实际需要提出更加清晰的步伐和路径。在日本核事故发生后,中国工程院根据原始研究成果编制了一份题为《新形势下我国核电发展的建议》的研究报告。

报告建议,根据计划2015年核电装机容量约为4000万千瓦,中国核电装机容量将在2020年达到6000万千瓦,新建筑约3000万千瓦。 2030年(或2035年),它将达到2亿千瓦,超过目前美国1亿千瓦的总装机容量;到2050年,它将达到4亿多千瓦,核能可以达到中国一次能源供应的15%。从全球的角度来看,目前全球13%的电力供应来自核电。世界上主要的能源消耗国家更加依赖核能。法国的核电占国内电力的比例为77%,韩国为38%,德国为32%,日本为30%,美国为20%,英国为20%,俄罗斯为16。 %。相比之下,中国的核电在电力结构中的比例要小得多。截至2011年3月,中国共有13个单位投入运营,装机容量仅占全国总装机容量的1.8%左右。

最近,《2020年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核安全规划》获得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核安全规划》明确提出“全面建设核电”的目标,将核电产业定位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时,提出了“最先进技术和最严格标准”的要求,这标志着中国建设核电国家的旅程已经开始。 [页]

核电的新机遇

从新一轮的核电分配来看,不仅中国表达了强烈的发展愿望。

冯毅表示,英国已率先在发达国家宣布新的核电站计划,到2025年将再建8座核电站。今年2月,美国重新启动核电批准年份。美国南方核电运营公司(SNC)将在格鲁吉亚的Vogtle核电站建造和运营基于AP1000技术的两座第三代反应堆。——第3和第4单元。为了解决能源需求,俄罗斯和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坚持建设新的核电容量。俄罗斯和韩国在国际市场上积极进取,出口核电设备和技术。越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约旦等新兴核电国家的核电建设和发展也在按计划向前推进。

“各国已采取措施整合核电产业资源,加快核电产业发展,抢占国际技术和市场的制高点。”国家核电技术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盖启庆认为,这些变化表明核电正在被挑选出来。技术竞争延伸到整个产业链的竞争,从竞争导向到合作与竞争,从企业之间的竞争到国家之间的竞争。与传统大国和新兴国家相比,张国宝认为,中国核电的核心能力有了显着提高:一方面,设备本地化的能力和水平迅速提高。通过在岭澳二期建设两个单位,中国先后实现了百万千瓦核电机组大型铸件,锻件,反应堆压力容器,蒸汽发生器等关键设备的国产化,培育了一批东中电气等核电。具有装备制造能力的企业在完成核电国产化的阶段性目标的同时,大大提高了中国装备制造业的技术水平。另一方面,核电的科研力量也不断增强。为此,他呼吁珍惜核电发展的成就。

专家表示,由于中国运营中的第二代改进技术和正在建设的核电站,整体性能优于同类国际单位,三代核电技术的引入具有更高的安全设计水平和更好的措施,以减轻严重事故。因此,可以说中国目前的核电技术处于世界前列。

“技术最前沿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AP1000和EPR都是先进的三代核电技术。中国有一个后发优势。“叶其琛院士说,中国的核电”后发优势“具有技术成熟和工程。建筑水平的明显特征吸收了国内外经验反馈,利用当前科技发展的新成果,采取了一系列改进设计,提高安全水平,优于国际核同类型的发电厂。

盖奇庆认为,中国三代核电的发展呈现出新的格局和新的形势,基本具备标准化,批量化和自主发展的条件。它不仅可以为中国提供大规模清洁,安全,经济的清洁能源,还可以同时推动中国装备制造业,冶金,材料,电子,信息领域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有效创新和提高中国的安全性。高效的核电工业体系。

据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院长张作义介绍,自1980年以来,三代核电已经被研究过,包括西屋,通用电气,通用电气和其他欧洲公司。这些公司的技术路线是不同的。在中国引进的AP1000是在Westinghouse的原始技术路线上形成的,GE的结果主要应用于日本。 CE的技术成果现已应用于韩国,EPR技术应用于中国和芬兰。他说,从引进创新概念,到基础研究,到实验反应堆(小规模验证),再到工业示范(商业规模原型验证),最后进入商业前期,这个时期大约需要30个多年来,中国已经很好地把握了引进核电前沿技术的机遇。

例如,在AP1000消化和创新的基础上形成的中国CAP1400是一种在中国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目前准备在阿根廷竞标。国家核电专家委员会主任陈章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与AP1000相比,CAP1400机组功率更大,单机功率超过140万千瓦;单位利用率较高,达到93%;技术更先进,安全标准也更高。 “中国建设核电大国具有重要意义。”

Copyright ?2018-2019 #首页标题#(www.mariyakoryttseva.org All Rights Reserved.